当前位置:首页> 移民资讯 -- 奥巴马健保被判违宪,若真废除对你有何影响?

据CNN报道,德州一名联邦法官于周五裁决奥巴马健保违反宪法,虽然不会立刻对美国民众的健保产生影响,


但如果一路上诉到最高法院并获得支持,导致最终奥巴马健保被废除,那么将对绝大多数人造成或多或少的影响。


奥巴马健保不仅使无数的美国人通过健保交易市场获得健康保险或医疗补助,还为不同的群体带来很多好处,


比如老年人在购买健保和处方药时可以节省很多钱,很多人可以免费接受节育、乳癌和胆固醇检查,未满26岁的年轻人可以一直与父母共享健保计划,餐馆必须在菜单上标明卡路里值等等。


而其中受益最大的是投保前就身患疾病的人,奥巴马健保禁止保险公司拒绝这类用户或者收取更多费用。


根据非盈利组织凯萨家族基金的数据,


全国有大约5200万人,也就是除老年人外的成年人中的27%在奥巴马健保出台之前身患疾病。


奥巴马健保出台之后,除老年人外的成年人中没有保险的人数从18.2%降到10.3%。


一旦奥巴马健保被废除,以下这些方面将受到影响。



健保(Medicare)


奥巴马健保对大约6000万老年人和身患残疾的投保人来说意味着更低的保费、自付款(deductibles)和共同支付。


奥巴马政府估算,一般的投保人节省大约700元的保费。


投保人还可以接受免费的身体检查,包括乳癌、大肠癌等癌症以及心脏病和糖尿病等疾病的筛查。


奥巴马健保也正在逐年减少老年人在处方药上的花销。


不过,对于富人来说它意味着更高的花费,高收入的投保人也将在处方药上支付更多。



雇主提供的保险


奥巴马健保规定50人规模以上的公司必须为每周工作超过30个小时的雇员提供健保。


但这项强制规定对1.5亿名员工中的大部分人都没有太大的影响,因为大多数大公司一直都为全职员工提供保险。


因此废除奥巴马健保后主要是兼职的员工会受到影响。


奥巴马健保中最受欢迎的应该是允许孩子与父母的健保绑定在一起,直到他们26周岁,这个规定也帮助大大降低儿童群体的未投保率。


员工们也不用花钱去做节育等预防性的检查。奥巴马健保还禁止雇主对员工的保险设置上限。



此外,对于规模小于50人的公司,


奥巴马健保禁止保险公司对身患疾病的员工收取更多费用,并要求健保计划涵盖生育、精神疾病和处方药。


同时它限制保险公司对年老的员工收取超过年轻员工3倍的保费。


不过这些规定也使保费增多,导致很多小公司都不再为员工提供保险。


个人健保市场


奥巴马健保对个人健保市场的影响最大。


它要求保险公司不得拒绝身患疾病的申请者,或收取更多保费。


同时终结了保险公司提供年度或终身保险上限的做法,


并强制保险公司提供更广泛的计划,包括药物、生育和精神健康,防止其向女性收取更多费用,以及对老年人收取超过年轻人3倍的保费。


2018年有将近1180万人通过健保交易市场注册了奥巴马健保。


大约有250万人在个人健保市场进行了购买,他们虽然不能申请补贴,但可以享受其他所有福利。


但很多用户对奥巴马健保造成保费上涨不满意,


特别是不符合申请补贴的中产阶级,在国会通过新税改法后,他们选择退出奥巴马健保,寻找更廉价的保险。



医疗补助(Medicaid)


在奥巴马健保出台之前,大部分医疗补助,也就是“白卡”的申领者都是低收入家庭的父母和儿童、孕妇、残疾人和老年人。


奥巴马健保降低了低收入者申请健保的门槛,


在贫困线138%以下均可以申请“白卡”,单身的年收入1万6700元就可以申请,


当然前提是所在的州提供这项计划,目前有36个州以及哥伦比亚特区在名单之列。


截至2016年,全国已经有将近1200万人申请了“白卡”。


在医疗补助下,联邦政府为投保人支付前三年的所有费用,之后逐渐减少到90%。

image.png

联邦法官裁定“可负担健保法”违宪的裁决后,再度让两党立场对峙至今的这项健保法成为政治焦点;


而最新民调也显示,美国人对健保的问题,已超越了对政治分歧的不耐,成为最担忧的事。

  

一直以来,美国人最忧心的是共和党与民主党事事对抗,很少能就某些问题达成一致意见;


然而根据福布斯新闻网(Fox News)最新民调结果,健保问题已成为民众最担忧之事,其比率高达83%。

  

担心国家两极分化的为78%(其中75%为共和党人,72%是独立人士,以及82%的民主党人)。

  

排第三位的是对鸦片类药物成瘾危机及经济的担忧,同为74%。


其余依次是自然灾害(70%)、种族关系(69%)、枪枝法(69%)、气候变化(64%)、性骚扰(63%)、无证移民(专题)(66%)及中美洲“大篷车”(59%)。



“皮尤研究中心”(Pew Research Center)的调查发现,党派分歧其实已经存在了一段时间;


一些研究人员及社会学家指出,愈来愈强调“身分认同”的政治,以及媒体不停的报导,都是让国家日益两极分化的因素。

  

民意测验专家在总结1994年至2017年整体趋势中指出,共和、民主两党在政治、种族、移民、国家安全、环境保护和其他领域的基本政治价值观分歧,


在奥巴马总统任期内达到了空前的高水平;而这种分歧更在川普担任总统的第一年变得更巨大。

  

研究指出,面对政治上的分歧,社会其他问题,例如性别、种族、宗教及教育等方面的问题,就显得微不足道。

  

有关研究发现,在这23年里,两党之间的分歧差距已由15个百分点扩大至36个百分点。


image.png